親愛的Ariz生日快樂!還好來得及給你!

身為裏八仙同好,兩個人一起喘景休的美好肉體真是太棒了!(被打)

請收下這份禮物,雖然被林家占了不少,於薔戲份感覺不多,可是希望能感受到那股愛(?)

裏八仙雖然完結了,但是請繼續跟我一起喘喘阿景!!!!!!!(變態)

(結果我又跳新坑了!)

 

 

 


「林川芎同學,你怎麼每次都學不會教訓呢。」

林家長子面色蒼白、滿頭冷汗看著門外他的青梅主馬兼編輯的女性,原本拿著的行李從他的手心掉到地上。

「你、你為什麼……你果然在我身上裝了衛星對吧!」

「沒錯,我裝了衛星,所以現在只要從GPS就能掌握你的位置和動向。」

林川芎從白轉黑,握緊拳頭大聲吼叫。「你這是違反人道主義!你居然在我身上不知不覺裝了衛星!」

張薔蜜推推眼鏡,精明幹練的美麗臉龐冷淡地看了林川芎一眼。「怎麼可能。」

「啊?」

「當然是騙你的,林川芎同學你是笨蛋嗎?我怎麼可能會裝。」

「那、那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!不可能每次都在我要逃的時候知道啊!」

張薔蜜嘆了口氣,彷彿對林川芎的問題感到很無奈。「難道趕稿讓你的腦子壞了嗎?我跟你的交情還需要用衛星定位來抓你嗎?你的一舉一動和行為模式早就摸得一清二楚。」

眼鏡鏡片光一閃,銳利得刺進林川芎的眼裡。

「所以,你不覺得每次都要逃跑這招會不會太蠢了,林川芎同學。我說過了吧,我的字典裡沒有天窗這兩個字,敢天窗的話,我會先讓你的人生天窗。」

「不──等、等等──」

聽著一家之主發出淒烈慘叫,躲在客廳的藍姓仙人默默地在胸口畫上十字,無聲懺悔。順便把林家幼女的耳朵掩起來,免得她聽到哥哥慘叫中夾帶幾句髒話。

不過最先阻止的似乎不是這邊……「果果,你冷靜點!那是哥哥跟薔蜜姐的溝通方式,絕對不是什麼要命的東西。所以你最好不要解卡……」

坐在沙發上的黑髮小男孩原本快要伸手拿出乙太之卡,聽到藍采和說的話,冷冷地看了藍采和一眼,像是有聽到又像是沒聽到般低頭發呆。

藍采和心驚地拍拍胸口,如果讓張果出去維護林川芎,那肯定不是簡單的維護而已……會出人命吧。想到這,不由得打了個冷顫的藍采和,再次向玉帝祈求這個家能平安度過這個截稿日。

「藍小弟真是多謝你了。」

處理完手下作者準備逃離的編輯張薔蜜,拉著林川芎的衣領拖上二樓的書房,經過客廳時點點頭道謝。

幸好哥哥不是醒著的……要不然就會知道我是那個通風報信的人。哥哥你要原諒我,薔蜜姐比哥哥還可怕一點啊……藍采和微笑含淚目送林家家主進修羅場。

關上書房門後,家裡陷入一陣平靜。樓梯上突然傳來叩叩叩的聲音,藍采和一看,張果拖著他的小木馬跟著書房,讓他不禁冷汗直冒。

「果果不會做出什麼事吧……」

有點擔心可是又不敢跟著進去,可是修羅場一開動,自己也跟著進去林川芎的暴躁度肯定會飆升。因此,藍采和決定留下幾株植物看家兼觀察情勢,他和莓花手牽手去超市買點晚餐的食材比較要緊。

藍采和和莓花一走,一個散發著微弱灰光的球體從林川芎的房裡飄出來,在空中轉了幾個圈後消失不見。

 

當藍采和他們回來時,林川芎的修羅場也結束了,整個人癱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,倒是張果在廚房不曉得在弄些什麼。

張薔蜜整理好收齊的稿件,放進包包裡。「下次截稿日可不要再逃了,雖然我一定找得到你,不過你可真要有人生天窗的覺悟。」

「我覺得我現在已經天窗一半了……張薔蜜你真的不是人……」

「謝謝誇獎。」

「這不是誇獎!」

莓花體貼的走到林川芎旁邊幫他按摩痠硬的肩膀,讓林川芎感動地想跳起來緊抱住他可愛的妹妹。但那之前,突然擋在兄妹倆之間的馬克杯可以移開就好。

「咖啡。」

張果面無表情地端著馬克杯,林川芎看了一眼笑了笑,接過馬克杯。「謝啦。」

「薔蜜姐要一起留下來吃晚餐嗎?」

藍采和問張薔蜜,後者想了想,思考中樓上的房門突然砰地打開。

「薔蜜大人!請留下一起吃晚飯!」

相菰興奮地衝下樓,甚至階梯連跳過兩三階,跳到地板時卻又悄然無聲。

他很快地衝到張薔蜜身邊,用著期盼的眼神看著他的女神。

「拜託,請留下來一起吃晚飯!」

林川芎也正想開頭叫青梅竹馬一起吃飯,突然一道藍色光芒包住張薔蜜,有些熟悉地藍光讓在場的所有人馬上提起警戒心,藍采和更是拿出乙太之卡準備解卡──

「於沙,別鬧了。」

處於中心的張薔蜜冷靜地推推眼鏡,纖手一伸,抓住在藍色光芒裡遊動的灰色光球。

藍色光流馬上消失,張薔蜜手中的灰色光球啵地一聲,現出原形。

「欸?」

「這是……」

「魚魚!」

不、那不只是一隻魚啊,莓花。林川芎和藍采和默默地說。

「薔蜜姐……那是……」

「嗯?藍小弟不知道嗎?」

張薔蜜抓著那隻縮小許多倍的鯊魚,異常冷靜地回答。

「不,我知道……可是這樣不危險嗎?」臉上如此冷靜,但是,於沙可是在張薔蜜的手裡張著嘴在發出吼叫。

雖然小了許多,可是那牙齒可還是利的……有點危險。藍采和默默地留著冷汗。

「沒關係的。」

張薔蜜把那隻鯊魚放進自己的包包,撥撥頭髮。

「看來今天是不能留下來了,下次再一起吃飯吧。」

相菰一聽,馬上淚眼汪汪哭著跑回樓上。藍采和決定讓他的植物自己去角落舔傷口吧,反正這種戲碼不只一次了。

「張薔蜜,我說你……」林川芎看到那隻鯊魚出現時,眉頭緊皺,那張原本看起來兇惡的臉更加地兇惡了。「他可是我們的敵人,還曾經打傷你不是嗎?」

「所以呢?」

「你不怕他哪天又攻擊你?」

那位精明強大的女編輯露出自信地一笑。

「在他用身體替我擋下攻擊時,我就決定相信他。」

張薔蜜轉身離開,踏出林家大門時,她回頭。

「林川芎,我想戀愛有的時候是不需要理由的。」

林川芎嘆了口氣,釋然地笑了出來。「是是是,你高興就好。不過,如果他真的再傷害你,我可不會放過他。」

「在那之前先擔心你要怎麼追那位小姐吧,還有你的截稿日。」

「不用你多嘴!」

林川芎的臉一下子紅了,不曉得是害羞還是被氣。

「哥哥,這樣好嗎?」

「隨便她了,她都這樣說的話,我想一定沒問題吧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藍姓仙人不安地望著門,林川芎揉著他的頭。

「她是誰,她可是張薔蜜啊。」

藍采和聽了,不禁想到那位女性自信的背影。

也許真的不用擔心吧……她可是那位強悍的張薔蜜。

「好了,來吃晚飯吧。」

「好──」

 

張薔蜜慢慢地走在夕陽的街道中,小鯊魚從包包探頭,偷偷地跑出來,在張薔蜜背後發出一大團灰光。

然後張薔蜜看著原本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影子,旁邊又多了一個高大男人。

「明明力量還不夠,還要消耗累積的力量出來,真是拿你沒辦法。」

「哼!不用你管臭女人。」

於沙哼地一聲偏頭,卻偷覷著張薔蜜的側臉。

那張美麗的臉龐在夕陽光下泛著漂亮的光芒,美麗得讓他胸口一緊。於沙想到那時候替她擋下攻擊時,沒有說出的那句話。

──「喂,張薔蜜,老子好像真的對你一見鍾情了。」

「什麼?」

剛剛好像聽到旁邊的男人說了什麼,不過他又馬上兇狠地說沒什麼。

橘紅色的夕陽下,看不清楚男人臉上的紅暈。

「今天晚上吃什麼好呢。」

「我怎麼知道。」

「吃鯊魚吧。」

「喂!張薔蜜你不要太過分了!」

張薔蜜笑著看於沙暴跳如雷地跳腳,事件結束後,一切都很和平。

所以他們還有時間,可以在一起。

 

「我等你把那句話說出來。」

「啊?」於沙皺眉,這女人忽然說些什麼鬼話啊。

「沒什麼。」

其實把於沙說的那一句話聽得一清二楚,還有看到於沙臉上的紅暈的張薔蜜,微微一笑。

沒錯,他們還有很多時間。

於沙覺得莫名其妙,忽然看到另一邊牽著手的一男一女,兩人臉上笑得很開心。他看了看張薔蜜再看了看自己,默默地……

張薔蜜看著自己的影子和旁邊男人的影子越看越近,男人緩緩地伸出手把兩人的影子連接在一起,她再次笑了。

雖然他們種族不一樣,這個男人還不是自己喜歡的大叔類型。

可是,戀愛真的不需要什麼理由。

因為,愛上了就是愛上了。所以不需要理由去解釋內心的心動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煌 的頭像
小煌

沉浸在迷人嗓音中。

小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