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世界而言,你是一個人;但對於某個人,你是全世界。
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,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.

 

因為師弟畫的2P短漫萌生的車,人家溫馨我卻想開車(*゚∀゚*)(反省啊

謝謝ㄏㄒ謝謝師弟。:.゚ヽ(*´∀`)ノ゚.:。

我們互餵一起直達地心,待在坑底自給自足(不

 

 

純陽宮位處高山,四季一直都是白雪漫漫的天氣。偶而在冬日會出現太陽,但很多時候都像今日這樣,外頭風雪呼呼地吹著,哪兒都不能去。

李君山靠著窗往外看,楊璟麒正在煮茶,雪天他們不能出去練武,就待在屋內煮茶看書下個棋,悠閒度日。

曾經披星載月、兵戈鐵馬的行軍日子好像從來沒發生過,李君山閉上眼,忽略了耳邊鐵甲鏗鏘和遠去的廝殺聲。他回過頭看著白髮的道長把熱騰騰的水倒進茶壺,把茶葉來回沖了幾次,最後倒進茶杯裡後遞了過來。

 

李君山端著茶杯,湊近一聞,淡淡的茶香令人心情平靜,輕抿一口,回味無窮。

他正想誇獎茶好喝,卻感覺到楊璟麒遞給他茶後,視線一直沒離開,炙熱專注的目光令人心頭癢癢。李君山唇角翹起,雪天寒冷,沒事可幹,楊璟麒一直這麼看他,讓人忍不住想撩一撩他。

 

「璟麒,看啥呢?瞧你看了許久。」

李君山抬眼就對上楊璟麒,四目相對,楊璟麒沒有被發現的尷尬,反而也笑了起來。

「瞧你好看。」道長上下掃了掃軍爺,一個滿意地點點頭。「嗯,我家的。」

 

李君山放下茶杯,湊過去捧起楊璟麒的臉,故意擠著臉頰,讓道長俊帥的臉微微變形,他漫不經心地打量手心的這張臉,手卻慢慢地鬆開,輕輕地用大拇指擦過他的唇角。

熟悉的五官,沒有改變過的眼神,依然是自己捧在心尖上呵護的少年,但仔細一看,眼角出現了一點細紋。

 

錯過的日子太多,很多變化都來不及細瞧──但李君山不後悔,那些已經過去,他要做的就是把握現在。

李君山低頭抵著楊璟麒的額頭,兩人相視,捧著對方的臉笑了出來。

「你也好看,不愧是我家道長。」

 

「當然。」

 

也許是屋內暖和,又或是彼此噴灑在臉上的熱氣令人蕩漾,李君山回過神,他已經輕咬住楊璟麒的唇,把它含到嘴裡,細細舔弄。

「唔……」

李君山的手悄悄地往下滑,攬住了楊璟麒的腰,把他拉進懷裡。他們的身體緊緊貼著,感受到彼此的溫度。李君山親著更狠了,手還不安分地想把腰帶扯掉,被楊璟麒按住。

「嗯、唔……」

大狗委屈,拱著下半身,被親得有些迷茫的道長發覺一塊炙熱勃發的物體蹭著大腿。

 

「璟麒。」

楊璟麒喘過氣,看李君山委屈的臉,笑了出來。

「把窗關小一點吧。」楊璟麒轉身撥了撥炭火,讓它慢慢悶燒,他聽到窗被掩上的聲音,下一秒被人抱起來放到不遠處的地毯上。

地毯是熊皮的,李君山還放了幾條毛毯,布置得很暖和,像是第二個睡覺的地方。他們有時候不進屋,就會待在前邊坐在這塊地毯上,一邊看書一邊看著窗外的景色。

「把窗關上,是怕你喊太大聲嗎?」李君山調笑著,低頭看著楊璟麒,眼神慢慢地變深。

 

楊璟麒一頭白髮散開,整個融於毛毯上,他剛被親得臉色微紅,腰帶扯鬆,一副任君品嘗的模樣。李君山本來還想多說幾句話,卻是忍不住低頭親著楊璟麒,手撥開內衫的領口,撫摸他的胸膛。

楊璟麒迎合上去,手也扯著李君山的腰帶,但扯了一會兒便被親得不知道該繼續還是去抱著李君山。最後他決定讓身體決定,楊璟麒把自己陷入地毯裡,帶有厚繭的手用力地撫過胸口、腰側,然後往下滑進了褲子。

「嗯……」

手在皮膚上滑過的感覺,令人顫抖,讓人忍不住縮起腳趾。李君山舔了舔楊璟麒被親腫的唇,把嘴角的唾液舔掉,頭往下貼著頸子啃咬,另一隻手慢慢地揉著楊璟麒胸上的小點。

 

「呃、嗯……」

「璟麒,我舔這裡好不好?」李君山舔了一口另一邊沒有被揉的胸口,表情和問句都讓人討厭。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嗯?」軍爺執意要得到一個回答,最後被道長踢了一腳,滿面潮紅地怒瞪。

「哎、好好好,不欺負你了。」

李君山愉悅地彎起眼角,埋頭愛撫著挺立的乳尖,不管是手揪著撥弄,還是虎牙碰觸到敏感的乳暈,楊璟麒都忍住不呻吟出來。李君山看他那樣,就興奮地搖著尾巴。

 

自己以前有過的見不得人的欲念湧出,這樣的道長真的忍不住想欺負。

雪天不能出去,那就廝混一整天吧。

 

外面的風呼呼地吹,火炭劈啪響,喘氣聲混著淫靡的嘖嘖水聲,讓整個屋內的空氣都變得曖昧黏糊了起來。

「君、嗯……君山……」

楊璟麒跪趴在地毯上,臀部翹高著,他抓著地毯眼角掛著難為情的淚水,來回掙扎了幾次都不能掙脫李君山扣著他的腰的手。

他看不到後面,卻能感受到柔軟的舌頭在後穴舔著,伸進去裡頭舔弄著。

「不要……!」

楊璟麒羞恥得快哭了,李君山卻繼續舔著,手指配合進去摳挖。他有些後悔用這樣的方式擴張,聽到楊璟麒哽咽著讓他放開,他胯下的性器越是勃發激動。

 

兩根手指在裡面曲張,抬頭往上舔著股溝上的小小凹窩,他明顯感受舌舔到的肌膚顫抖著,耳邊是壓抑的泣聲,李君山加了一根手指,一邊沿著脊椎往上吮吻。

濕熱的氣息配合著粗喘聲逐漸逼近,楊璟麒頸後發麻,他突然感覺愛人像是隻復甦的野狼,以往養傷他收起了爪子和利牙,把雄性佔有的本能都隱藏起來,翻著肚子任他搓揉。

現在他醒了,楊璟麒渾身顫慄,他該怎麼做?閃躲還是逃跑,在他思考到這裡的時候,狼咬住了他的脖子,爪子壓住了他的雙手,厚重的身軀壓到背上,雄性的氣息壟罩下來。

 

「君、君山……?」

「嗯?璟麒……璟麒……」

李君山牙磨著身下人頸後的軟皮,完全興奮起來的陰莖,前端出水,昂立著頂在臀縫上滑動。

「我……」李君山舔了舔唇,難耐地盯著身下的瑟瑟發抖的白色羊羔,他還保有一點理性,想好好地疼愛心愛的小羊,而且這算是他第一次當上位。「璟麒、我會好好地疼你……」

他這麼說,碩大的前端慢慢地擠入羊羔的穴口,掠食者緩慢地搖動腰,舔著獵物的背,在耳邊沙啞地呢喃著。

「會好好地疼你……璟麒……」

「唔……」

 

耳朵鑽入的聲音令人發癢,楊璟麒懷疑自己就是被這麼蠱惑了,落入野獸甜蜜的陷阱,所以在他進入半根以後,開始來回抽動起來,都沒有感覺到不適。

「哈、嗯……」

冷靜、緩慢、記得溫柔……李君山咬著牙不斷提醒自己,不要每插進去拔出來一次,腸肉咬緊不放,就想按著楊璟麒的腰大開大幹。

 

說好要好好疼愛,好好疼愛……個毛!

 

李君山猛地插到深處,全根沒入,大腿貼著有些肉的屁股,他低頭咬著小羊的耳朵,舔弄著耳後,含糊地說。

「裡面好舒服……怎麼辦、我有些忍不住了……」

「……嗯?」

「對不起啊。」李君山道歉得很隨意,令楊璟麒突然警惕起來,但警惕也沒用,背後的男人握住他的腰,腰開始狂野地聳動著,肉拍打著肉,啪啪作響。體內的肉器高速地摩擦著後道,撐開來的不適和痠脹感讓人害怕,火熱的溫度在相接處燒著。

 

「唔!」

強烈的快感沖刷著全身,楊璟麒捂著嘴忍住叫聲,把眼眶都憋紅了。

「嗯、嗯……好棒……」

「……唔嗯!」

「璟麒不舒服嗎?」

李君山有些擔心地問,楊璟麒不敢開口,怕開口浪蕩的呻吟就喊了出來。得不到回答的男人,俯下身放慢速度,讓他的性器能把每一吋腸肉都推開,給楊璟麒一點喘息的空間。

 

但這樣一慢磨,反而讓人更加焦躁,想讓他快一點、像剛剛那樣粗暴的刺入,而不小心扭動了腰後,被李軍山捉住又是一頓猛撞。

楊璟麒慢慢地習慣李君山的插入,他甚至能思考,原來被人插入是這樣的感覺,既羞恥不堪又難以言喻的爽快,理智不讓他沉淪,身體卻是本能地想迎合。

 

他是這樣的糾結,李君山被壓倒卻總是寵溺地笑,然後任他擺著各種姿勢侵入他。他認為男人都有個不願屈於人下的傲骨,而李君山坦然接受了,看看自己現在卻是壓抑著,好像對他有些不公。

楊璟麒調適著心理和放鬆身體,想對李君山好一點,他微微壓低腰,體內的莖頭擦過了一塊地方,竄起了一股快感直衝腦門,楊璟麒下意識地叫了出來。

 

「這裡?」

李君山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,他把楊璟麒抱起來讓他背對自己坐到懷中,一隻手捏著挺立的乳頭,另隻手配合往上頂的動作壓下來。

「哈!呃嗯……不、嗯……」

「璟麒……這裡嗎?」

 

坐起來的姿勢比後入還要深,而且更能頂到剛剛令人發狂的點,胸口的兩粒乳肉被來回玩弄,輕輕被碰都敏感地讓人壓抑不住叫聲。

楊璟麒感覺自己全身都燒了起來,想要轉開注意,一低頭就看到自己的男根翹得老高,隨著頂弄還甩了好幾滴水。如此淫靡的自己,讓楊璟麒一時間不知道是該昏過去還是昏過去。

 

李君山如今注意力都在下半身,欲望沖開了理智,抱住懷裡的人大肆地侵略。他抱著楊璟麒的腰往上頂入,發出舒服的嘆息,他想就這樣嵌入不離開。

「哈……哈啊……」

把人用力地禁錮在懷裡,李君山叼住楊璟麒的後頸舔咬吸吮,第一次肆意發洩情慾的感覺令人欲罷不能。他突然加快了侵入的速度,用力地插到深處幾次,悶哼一聲,射出了精液,全部都射進了楊璟麒的體內。他慢慢地舔著他咬出的痕跡,等到他緩過氣,手滑到楊璟麒還未發洩的性器上套弄,讓他也洩了出來。

 

「……呼、璟麒?」

李君山把人轉過來,楊璟麒眼框泛淚,眼角紅艷,一副受盡欺負的可憐模樣,李君山反省自己,卻又不由自主地硬起來。

他搖搖頭,認為自己這樣太禽獸,外面的雪風突然吹開了窗,他給自己找到脫離的理由,把人放到地毯上,說要去關窗,克制自己不去看拔出來以後,紅腫的肛口流出一點白濁。

 

關上窗,他走回來,看到楊璟麒背過他縮起來還蓋住了頭,像是生悶氣,李君山覺得他好可愛,但現在安撫愛人比較重要。

他跪在地毯上,想笑著去鬧楊璟麒,卻看到楊璟麒露出的下半身,看來他匆忙中只蓋住頭沒幹蓋到全部,李君山倒吸一口氣,身體下意識地覆上去。

 

楊璟麒察覺到有人貼過來,他轉身想叫李君山離開,一掀開毛毯就被李君山吻住,狂風暴雨般激烈親吻讓人呼吸停止,他被勾住舌頭吸吮,敏感的上顎被舔弄,全身酥麻一下子就軟了腰。

一隻手慢慢地挪到屁股上,等楊璟麒發現,李君山的手指已經刺到肛口把裡面撐開,又一次在裡面攪弄。

 

「呃、你!」

李君山拉著楊璟麒的腿讓他夾住腰,拉著手搭到背上,讓他抱住。期間嘴不離開,把人親得都氣不起來。

「璟麒,你這樣撩撥我,我怎麼受得了。」

「我哪裡──!」

「好好好,沒有沒有。」

李君山舔去楊璟麒憋出來的淚,抽出手指,把又勃起的男根慢慢地推進去,直到下半身緊緊貼著彼此,他親了親楊璟麒的眉眼。

 

「再一次,嗯?」

「你都、進來了……還問什麼!」

「嗯、不要的話我也可以出去──」

楊璟麒捏著李君山的後頸,臉上帶著羞憤之色,李君山嘿嘿一笑,雙手撐著地毯開始擺動腰,藉著他射進去的東西潤滑著腸道,沒幾下進出順暢,他就越來越不客氣,幹得狠,力道又大,還專找那塊舒服的點撞。

「嗯、哈……哈啊!」

「哈……好……」

 

楊璟麒本不想發出呻吟,但被連續輾過幾次後,他就無法克制自己的叫聲。

「啊、啊!啊……哈啊!好、嗯……」他聽到自己的叫聲,如此不知廉恥,臉通紅,看得李君山心猿意馬,又親了上去,含著他的唇說話含糊。

「璟麒你現在好可愛……」

「你、不要說我……可愛……」

「嗯,好好好,你最好看了。」

 

李君山扶好楊璟麒滑落的腿,讓他夾好,又一次碾著腸道舒服的地方來回磨蹭,楊璟麒似乎破罐子摔碎了,抓著李君山的手臂,拱著身體哀求。

「啊……哈!啊!君山、那裡……啊!」

李君山感受到楊璟麒的回應,更加像隻發情的大狼,他吸吮著獵物的唇、頸子,發出濕搭搭的聲音。李君山微微抬起身,楊璟麒的膚色白,現在因為情欲都泛紅,看起來更加誘人。嘴唇、脖子和胸口都留下狠狠疼愛過的痕跡。

 

李君山吞了吞口水,舔著唇,又壓回去把人操得哭叫出來。

「嗚、嗯……啊啊!嗚!」

「好棒、璟麒……你好棒……」

「嗚……嗚啊……哈嗯……」

「再射在裡面好不好……?嗯?璟麒……」

楊璟麒腦袋燒成了一鍋沸水,啵啵啵地冒出氣泡,沸騰的高溫讓人無法思考,但身體本能地夾緊了李君山的腰,像是答應他。李君山被夾住腰就一陣興奮。

 

「嗯、嗯!璟麒、璟麒……」

李君山喊著楊璟麒的名字射精,在高潮餘韻中喘氣,他一抬身,發現腹部黏黏的。低頭看到楊璟麒的性器軟軟地貼在大腿邊,白濁的液體在腹肌上,看來是跟他一起射出來。李君山心裡有些驕傲又愉悅,能跟愛人一起達到頂點,算是給自己的技術打了個高分。

 

他在楊璟麒被吻腫的唇上落下輕吻,手輕輕地摸著他的腰。李君山沒想再一次,受過傷後身體各方面還是有影響。而且楊璟麒被他折騰慘了,整個人昏昏沉沉,看起來已經昏睡過去。

李君山隨手拿了脫在一邊的衣服套上,去內室拿了乾淨的袍子和棉巾替楊璟麒擦身,他環顧四周想找保暖的毛毯,卻發現整個凌亂不堪,還不小心動到了放在一邊跌起來的書冊,散在衣物跟毛毯上,看上去情色荒唐。

一下又聯想到剛剛激烈的情事,他搖搖頭丟開那些想入翩翩的春色綺想,拿了斗篷把人包住抱進內室,出去外面請小童燒熱水,搬回來好好地給楊璟麒洗一次。

 

最後他清理後續,全數忙完,窩進毛毯裡,裡面已經躺著一名他洗乾淨、捂熱的道長,身手撈進懷裡,抹了抹楊璟麒還帶有一點淡紅的眼角,在上面落下一吻,滿足入夢。
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煌 的頭像
小煌

沉浸在迷人嗓音中。

小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瀟湘
  • 繼上次的玻璃糖(?)後,這次竟然有車!(滿足臉
    決定常駐這裡了UWU(X)
  • 可以常駐鋪浪,我們發更多糧(乾

    小煌 於 2017/09/11 02:36 回覆

  • 瀟湘
  • 只好兩邊都常駐,可以吃兩次(沒有
    其實我噗浪也蠻常駐的www只是都沒在用XD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