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戀愛,好難喔(?)

男人跟男人之間的基情,一眼就明白(不

 

 

12.

韓文清換上新的彈夾,額上的血流到眼睛裡阻礙視線,他抬手隨便擦了下,轉身對著追兵連開幾槍。他身邊的人或多或少都受了傷,無線電被軍方的電波阻擾,無法連絡其他團員。只希望他們都按照撤退計畫,安穩的回到藏身之處。

後面的追兵越來越多,韓文清發現他們的目標是自己,所以他馬上和團員分開,一個人吸引注意力,跑進錯綜複雜的巷弄,在裡面穿梭爭取時間。

不過軍方也早把這邊的地形提前弄清楚,韓文清發現自己一下子就被逼往死巷。他停下來看著身後,軍人的腳步聲整齊劃一地響起,韓文清靠著牆腦袋閃過很多念頭,最後葉秋的臉突然地停在面前。

生命受到威脅之際,想誰想怎麼逃都好,偏偏就想到這傢伙的臉。韓文清咬牙切齒,說不出原因,他就想著葉秋這些年來在他面前蹦噠,有很多新仇舊恨沒有算,他有想過很多種死法,唯一沒有就是死在葉秋的手裡。

因為他不認為葉秋會對他下手,明明是相反立場的兩方。

他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再跟軍方對上,也許反抗不成,被抓或被殺……可是,葉秋都不會是韓文清心裡想的那個動手的人。

 

韓文清。放下槍,投降吧。

巷口出現腳步聲,葉秋隻身一人站在巷口,舉著槍對著他。

韓文清瞇了瞇眼,忍不住想笑,他手上的槍是從自己那摸走的SP2002

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。

不用廢話,我們本來就會是這種結果。

即使葉秋已經給過提醒,自己也早設想過這樣的局面,只是對面的人沒想過是葉修。他們一個是正規的軍人,一個是國家捨棄的前軍人。

總有一天,會走上不可避免的對決,讓彼此的槍口相對,真正的生死對決,不再只是打鬧。

韓文清站穩身子,舉起槍瞄準,毫不猶豫地扣下板機。他知道他們會同時開槍,就看是誰先差幾毫秒射中。他跟葉秋這幾年對練的成績大多是五五或四六開,所以韓文清感受到胸口像被人打了一拳,沒有太大的吃驚。

他摀著胸口,血流得太快,失血讓他的視線一下子模糊了起來。

韓文清看著葉秋走向自己,他似乎聽到葉秋開口說了什麼,只是暈眩感太重,他仰著頭往後倒下。

 

意識陷入一片黑暗,韓文清站在黑暗中,一時間沒想到自己就這樣死了。

韓文清坐了下來想著他的一生,很多的畫面跑過。

父母、朋友和自己相處的畫面,啟蒙的老師和進軍校後的學長如何幫助自己。韓文清記得很多,畫面都如此清晰,甚至連第一次入伍站在營地入口的興奮感都能清楚的感受到。

他在軍校前發誓效忠國家,進入部隊後他發誓要保護隊友跟守護國家邊線。

脫離國家軍籍後,成為傭兵遇到的許許多多的人。

最後他看到葉秋站在他面前,一步步地走向自己。

老韓。

啊啊,他到底多在意葉秋,把他放到最後。

葉秋的身後有畫面在跑,有他站在自己面前勾手挑釁自己,或是慵懶地笑著抽菸,又或是在營火邊靜靜不說話。

畫面最後停在,他們揮灑汗水的戰鬥中,葉秋眼睛裡的興奮、高興各種情緒最後化為點點光芒,融於他周圍的黑暗。

那樣的葉秋……讓他起了獨佔的念頭。

如果說死前想到的是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,那麼自己對葉秋─

 

老韓!你不會是血流多了智商也跟著流走了吧?醒了就醒了,別喊你卻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
韓文清在臉被捏痛的瞬間驚醒,發現周圍的黑暗退去,而葉秋在他眼前,還是那副熟悉的樣子。

他的心臟撲通、撲通地跳。胸口痛得好像有什麼要一躍而出,使勁地撞著心臟。

韓文清下意識地按住胸口,臉上的表情變了變。

原本葉秋喊完人還想多笑韓文清幾句,可是一抬眼對上韓文清,一時間張著嘴愣住。因為韓文清在這一瞬間露出的表情,葉秋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,腦後微微發麻,感覺自己被猛獸給盯上。

葉秋……你怎麼會在這?

就那短短五秒,韓文清馬上收回自己的情緒,他注意到自己的聲音沙啞,而周圍的環境是一間小破屋。雖然破,不過家具很齊全,身上蓋的被子也散發著洗衣精的香味。

他想坐起來,胸口卻傳來痛楚讓他不得不躺回床,這時才發現自己裸著身體,全身的傷口都被包紮好。而葉秋滿臉鬍渣還有黑眼圈,軍服滿是土灰和破洞,對比下來他比自己還慘。他還記得葉秋穿著軍服那麼精神,怎麼一下子就變得這麼頹廢,比平常時候還要糟糕。

哥一個人扛著你這胖子躲起來,還要給你包紮,你第一句話居然不是謝謝而是問哥為什麼在這?老韓你這樣真是傷透吾心。

誰胖了。韓文清皺著眉,他能感受到傷口的確是做了清潔和上藥,明明他應該對葉秋提起警戒,但是想到在昏迷中突然體悟的念頭,韓文清還是放鬆了身體。

問題點不是這個吧。不過你一身肌肉又重又硬,難道不是胖嗎?我肩膀都快挺不起來了!

行,那換個問題……你為什麼救我?

對嘛,這才是正確的。葉秋摸出一根菸要抽,可是低頭看到腳邊滿是血汙的繃帶,想到這些天不眠不休,就怕自己沒辦法把韓文清從死神手裡拉回來,又默默地收回手,不敢讓韓文清的身體出現問題。

說。韓文清覺得喉嚨有點乾,左右環視沒看到水,說話變精簡了些。

嘖嘖,這麼跩?行,傷者為重。

葉秋往後靠著椅背翹著腳,卻沒有要回答韓文清的問題。

而是沉默了一下後,突然往前湊到韓文清的眼前,鼻尖都快碰到。

幹什……”

老韓你剛剛看到我露出的表情是什麼意思?

什麼表情?韓文清愣了一下,他現在做過的表情不就什麼都沒做……不,他想到自己回神過來看到葉秋第一眼時,一瞬間他的失控。

韓文清眉眼微微一抖,葉秋笑得咧開嘴。

說啊。

滾。不說我就要睡了。韓文清轉頭強迫自己閉上眼,葉秋不依不饒的纏上來,趴在床邊一臉興奮。

老韓,你說啊你說啊!

煩不煩!滾!

韓文清腦袋混亂一片,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麼樣,但按照他那時想的,葉秋這人精可能察覺了什麼,就捏著這點要來調侃自己。哪個男人知道自己的對手對自己有異樣的情感,還不逃開。

不過葉秋不放棄,抓著棉被一角,輕輕撓著。韓文清在等葉秋自己玩夠了走開,剛醒過來他的體力還沒恢復,傷口如火燒般,忍著身體的不適,但等了一會兒沒有聽到葉秋的動靜。

他睜開眼轉過身,看到葉秋疲倦地趴在他的床邊睡著了。

韓文清繃緊的肩膀鬆了開來,伸手撥了撥葉秋額前的碎髮,看著他眼眶下的黑眼圈和下巴的鬍渣。

不管葉秋殺他又救他的目的是什麼,都先放一邊,現在的他們都太需要好好休息一下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煌 的頭像
小煌

沉浸在迷人嗓音中。

小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