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發連發!砰砰砰!

我好緊張喔QQ我覺得牙好痛壓力好大QQ

對不起大家QQ

 

 

11.

唷!老韓──

“……葉秋!

回過神,面前突然坐下一個人,韓文清抬起頭看到他剛還在後悔沒崩死的對象。

葉秋不顧自己還穿著軍裝,大咧咧的坐在他前面,要了一杯……清水然後很自然地把他沒吃完的三明治拿起來吃。

韓文清握緊腰後的槍,他大概抓到葉秋出現的規律,上個月才見過,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碰面,這時候葉秋出現讓他起了疑心。

你怎麼在這?

我想你啊老韓。葉秋咬著雞骨頭,含情脈脈地看著韓文清。

旁邊聽到葉秋這麼說的張新傑默默地拿著他的飯移動位置,韓文清折斷手上的筆,面無表情地跟旁邊的團員再要另一隻筆後盯著葉秋。

滾。

真兇啊,老韓。忘了我們上個月激烈的夜晚嗎──

閉嘴!

說到這個就氣,韓文清上個月的單子吹了就是因為葉秋半夜突襲他的老闆,搞得老闆以為他是軍人要來抓他,跑了以後找了另個傭兵團帶著槍來堵,搞得他們沒拿到錢,還花了不少子彈跟醫藥費。

沒事就滾,你總是跟我碰面,已經不少人在懷疑我。

韓文清皺著眉,雖然每一次跟葉秋碰面最後都會氣得要死,但葉秋總會帶給他痛快淋漓的對戰。而他現在光明正大,毫不掩飾地出現,韓文清心中感覺到一絲不尋常,有什麼大事即將要發生的樣子。

好好好。不過,老韓我是特地來給你警告。

葉秋撥了撥手上的土司屑,那張總是帶著慵懶、嘲諷的臉,一下變得正經起來。

你手上這單放棄吧,也馬上離開你現在的老闆。

“……不可能。

這樣的警告是第一次,韓文清突然明白葉秋特地來警告,肯定是C國軍方有了動作,但上個月葉秋搗亂,害得他們財政有些緊繃,這一單得拿到手。

老韓我可是好心跟你說啊。

雖然想感謝你,不過如果上個月你沒害我單子告吹,我肯定收手不做這生意。

哎、我怎麼知道呢──

葉秋抱歉地笑了笑,韓文清眼神敏銳地盯著葉秋,他不相信葉秋是不小心的。肯定是C國軍方已經知道他的存在,畢竟他沒改名,在傭兵裡已經闖出名氣。看來C國軍方已經制定計畫要來對付他,而葉秋上個月的搗亂就是提前在阻止自己。

老韓。真的不收手?

你替我養我手下的人我就撤。

那多不好意思,那你的人是不是該叫我一聲老大,然後叫你一聲夫人?

霸圖傭兵團團長捏斷了第二隻筆,討人厭的C國軍官馬上戴上帽子迅速地撤退到門口,揮手跟傭兵團的人說聲掰掰。

那算了,我先走啦夫人~

葉秋帶著微妙的笑容離開,張新傑吃完飯後回到韓文清對面。

團長。葉秋他……”

傭兵團的人沒有第一時間上來把葉秋攔下,因為他們也看過好幾次葉秋,並且韓文清默許他的到來。幾個幹部都有跟葉秋打過,同樣被他那張嘴氣死。最後得出跟韓文清一樣的結論,覺得葉秋是個奇怪的軍人,目前看來沒啥威脅性。

所以他出現還給了警告,讓人不得不深思他要表達的意思。

我知道。晚點跟大家討論看看。

韓文清重新叫了一份三明治,葉秋的警訊太耐人尋味,不過他也不能憑著葉秋的話就做出決定,保守一點是做出另一份計畫來預防狀況發生。

晚上的會議,團裡的意見分成兩派,但大都是偏向把這單做完,葉秋雖然常出現找團長打架,還搞些亂七八糟的事,不過沒忘葉秋是個軍人。本就是黑白兩道,他們可以放心地看葉秋和韓文清兩人像是玩鬧的打鬥,但關於吃飯和性命問題可就不能隨便聽葉秋的話做。

更何況他們已經調查過周圍,葉秋的警告是真是假先放一邊,真有問題,他們現在不就在準備後撤計畫,保證整個過程萬無一失就好。

照樣行動,如有問題按照B計畫撤退。

是!

都回去休息吧,晚上巡邏,明天負責偵查派幾個人上街多多留意。

好的團長。

韓文清揉著額角揮了揮手讓大家離開,他嘆了口氣,,回到房間躺上床休息。

理性上他得為傭兵團多多考量,所以他開會讓團員們決定,不過私情上韓文清還是覺得葉秋特意跑來有問題。雖然他們見面就是打,葉秋也知道他以前的身份,所以能肯定的是軍方要搞事了,心中隱隱有些不安。

不管怎樣,一切等明天到來就會知曉。

 

結果最壞的情況還是發生了─

韓文清躲在箱子後面瞪大眼睛,幾分鐘前他的老闆到地點,突然堅持要一人去交易,他們躲在暗處,還想著這老闆腦子不清楚,一個軍火商怎麼敢獨自面對要買貨的買主,結果韓文清他們看到從倉庫中走出來的是一名C國軍人,老闆搓著手上前說了什麼,居然還笑咪咪地比出韓文清他們的位置,結果下一秒他的胸口、太陽穴被子彈穿過,躺在血泊中,看起來是被遠方的狙擊手殺了。

回過神,整個交易地點已經被重兵給包圍起來,而韓文清看著從倉庫中走出來的人,沒有挪動視線。

他的團員一臉緊張地躲著,等韓文清下達指令,他們的餘光也一直撇向重兵中央的男人。

那男人是葉秋。

他的表情沒啥變,一樣無所為又慵懶的笑容,嘴角彎起略為嘲諷,站沒站姿。不過身上的衣服可沒有昨天或是以往看到的殘破和狼狽,嶄新的軍服和肩上的一顆星星──還是少校級別。

霸圖傭兵團團長握緊手中的槍,聽著葉秋身邊的兵對他敬禮,大聲喊著:長官好!

嗯。

周圍已清空,請下達作戰指令。

葉秋的手舉起隨意地抓了抓後頸,眼睛往一個方向撇,狀似無意卻讓韓文清的汗毛直立,他知道這是葉秋的小暗號,有時候打得正熱卻有人插入他都會這樣做,讓他們先換地方再戰個痛快。

他知道自己就在附近,在暗示自己該退。

韓文清擦了擦手心的汗,準備打手勢給團員撤走,卻不料異變突生,另一邊一台吉普車開了過來,一個略胖的中年人下來,肩上的軍階比葉秋還大,葉秋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,但還是對著來人敬禮。

葉少校啊,辛苦了。

長官好!您怎麼過來了,這邊又熱又髒的,我來處理就好。

小年輕為國家做事我一把老骨頭怎麼好意思待在室內不過來。陳中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不過葉秋卻在心裡暗罵老狐狸。

是說,怎麼只有一個人,目標數量不對啊。

中年軍官踢了踢地上的屍體,葉秋微微一笑。

報告長官,過來時就只有這一人,那一團並沒有看到。

喔那簡單,肯定躲起來了,把剩下來的骯髒老鼠找出來就好了嘛。

韓文清一瞬間後腦門麻了起來,直覺地把槍指向了另一個他們撤退路上的角落,一聲槍響揭開在這區倉庫的戰鬥序幕。

三點鐘方向屋頂上的狙擊手!韓文清對著無線電喊,那一槍射死躲在那的一個士兵,現在他已經無法顧忌自己果斷地壞了原則,不殺就是他帶的傭兵們會死在這裡。不能讓他們因為自己,都喪命在這。

韓文清一開槍其他團員的位置也跟著傳來槍響,一時間是軍方的人開槍還是自己人開的都沒分清楚。

目標確認,霸圖傭兵團團長,前陸軍特種兵,韓文清少尉。

把人活捉,不從便就地格!。

陳中校臉上猙獰了起來,這一次主要的目標就是逮到韓文清,雖然不知道上面為什麼要抓一個已經認定死亡的棄子,不過做完這一次他就可以升上上校,但葉秋這該死的小子插了一腳,硬是把屬於他的工作搶走,把他的人都撤下。

陳中校氣不過,這葉秋平時只聞其名不聞其人,什麼時候不出來現在才出來。

葉家這一代出了兩個好孫子,一個小小年紀在政治方面混得好,另一個刻意隱瞞自己是葉家人,很早就進入軍隊,拿了不少軍功。而這些都是最近才查出來,因為葉秋這一次突然高調的出現搶自己的工作,不少人都在想這人是誰。

陳中校暗中調查了下,發現葉秋私底下跟霸圖團長有接觸。身為軍政世家的葉家繼承人與一個逐出軍隊的叛徒,有私情?

還是一個幾年前,被懷疑帶著國家情報,裝死逃過追擊前特種兵。韓文清到底知道什麼,而葉秋跟韓文清接觸是要獲取情報嗎?如果把這消息賣給葉家的政敵,想必能打擊葉家的氣燄,隨便一種猜測都能讓葉家吃一壺,再稍微利用一下,公布出去可以說是通敵賣國!

而他抓到韓文清又可以升上上校,名利雙收,想想就讓人渾身舒暢。

葉少校別怪我,先斬後奏搶了你的指揮工作,只是謠傳這一次行動中有間諜,會給敵人通風報信。所以我請宋將軍幫點忙,晚點交接的公文才會送來。

“……當然。您是我的長官,有任何戰略上的安排不方便透露給我,我都能明白。

葉秋還是笑著,只是背後緊握的手遲遲不鬆開。

那麼,既然您拿到了指揮全,那我在這邊向您請求,請務必讓我親自上場。

嗯?你要親自上場?陳中校詭異一笑,意有所指地看著葉秋。不會覺得捨不得嗎?

有什麼好捨不得的,長官您在說笑嗎?

葉秋拉低軍帽帽簷,把表情隱藏在陰影下,只留下一抹微笑。

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把目標送去死刑場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沉浸在迷人嗓音中。

小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