繼續繼續!

這一回跟上一回發現順序不太對,所以對調了,希望這樣看起來比較順><

如果有哪邊怪怪的歡迎提出!

 

 

10.

而另個改變他,認識自己,讓他真正成為一名傭兵的人是兩年前認識的一個酒鬼團長。

那時跟他有過幾次面的另一團傭兵團長拿著酒坐到他旁邊,面帶不屑地說:你還太年輕。

“……”韓文清說不出話來反駁,緊握著杯子,他前幾天才好運地從死神手裡逃脫。

兩年的傭兵生活,韓文清認為自己應該找了一個傭兵團安定下來。所以他加入了一團將近十五個人的小型傭兵團,上個月出任務完後只剩下三個。連個小隊都組不起來,團長還死了,他又成了自由傭兵。

小鬼,一看你的身手就知道是國家養的狗。你以為家養的放到野外能活多久?

韓文清面色鐵青,不知道是氣自己被侮辱還是對自己的無力。他學的技巧是用來保衛國家,念頭稍微偏差就會是犯法。本來他可以走別條路,偏偏就選了與國家灌輸的理念相悖的傭兵。

放下你天真的想法,不要管你身邊的人。你拿著槍是幹爆對方的腦袋,還有保命,你他娘的回頭保人以為這是戰場?他們是你的戰友?

那個酒鬼團長譏笑,灌下一整杯的生啤酒,湊到韓文清面前呼出一口酒氣。韓文清厭惡地轉開頭,卻也不得不贊同他說得對。

滅團的主因是傭兵世界裡常看到的黑吃黑,他回頭掩護團長離開,以為團長會有責任感,去找援兵來救其他人。但那個團長並沒有,反而馬上拿著槍從另一個方向逃走,一看就是要賣他們找生路。可惜最後被炸飛,沒來得及逃,諷刺地死在他們前面。

你隨便把信任交出來、還想談感情?在這裡根本不值──我們這些人啊、隔──在槍尖刀口上走,錢很重要,命更重要,有命才能享受,要享受就要有錢,懂了嗎?沒人會去在乎那些──

再叫了一杯生啤酒,傭兵團長把酒推到韓文清面前。韓文清不解地看他,其實說到這,韓文清開始懷疑這人跟他說那麼多是為什麼。

就如他說的,拿感情來做事,是一件愚蠢的事。所以他現在和自己談這些,像是在教他,而利益至上的傭兵又怎麼會去管他人。

看什麼,老子說那麼多你一個字都不回,當老子在放屁?!

既然你都說利益至上,你跟我說這麼多圖什麼?

哈、你管我圖什麼,當老子喝醉亂說話!

後來韓文清被這個酒鬼抓著喝了一夜,一邊喝一邊聽著他說了很多,然後莫名其妙地加入他的傭兵團。雖然酒鬼團長嫌棄韓文清的正道,可是卻教了他如何在灰色地帶存活的訣竅。

這位團長可說是韓文清在地下世界的導師,後來跟著他走幾次貨,漸漸地磨掉自己的觀念,但韓文清還是固執地遵守一些原則,老是被團長邊喝邊罵。

操你媽的,照你這樣下次老子搶你貨你還不開槍,你他媽吃啥過活?

貨本來就你的我幹嘛搶?

少他媽囉嗦!老子是看你可憐讓你跟幾次,給我滾出去!

韓文清看著面露兇惡的酒鬼團長,好幾次團長也說要踢他出去,可是都是在兩人喝酒時說。這一次……韓文清抬頭看著其他的團員,明白這是真的在趕人。

他只是個剛加入沒多久的新人,看著旁邊圍觀的團員的眼神,大概是自己突然加入讓團裡的老人不爽了。離開也好,雖然團長帶他沒多久,不過這段時間,地下世界的一些規則該教的都教了,韓文清有些意外愛喝酒的團長對他這麼上心。

知道了。謝謝。韓文清小聲地說,團長一臉厭惡,倒滿了整杯酒推到他面前。謝屁謝,老子看在今天心情好一點點,讓你待到明天再走,不過你明早就給我走──陪老子喝最後一杯,來!

喝太多明天跟老陳的會面會遲到。

少囉嗦!你明天又不能去,還提醒我,管太寬了!

那天喝到很晚,韓文清喝得有點茫了,隔天的交易也就沒有跟著去,反正團長本就叫他不要去。但當他從床上起來,因為宿醉,頭痛得有點睜不開眼,等他的視線聚焦,就看到街道另一邊衝上天空的火焰,韓文清的眼眶慢慢地染成紅色。

──那個方向是酒鬼團長今天約好要交易的地點。

昨天他被趕出去,傭兵團的事已經跟他沒關係,現在就走不牽扯進去最好,可是韓文清還是操起槍跑了過去。

團長說陪他喝最後一杯,說他明天不能去

這些話一想起,就發覺團長像是知道今天會出事一樣。韓文清咬牙,因為宿醉他頭重腳輕,腳步輕浮,卻還是堅定地往那道火光衝過去。

團長一次次罵他重義氣吃不了好,還會送命。但跟著團長的日子,團長對他的好他都記著──他還是無法成為一個重利的傭兵。也許這一次就會因為他的天真送命,可是他不想當個無情無義的人。

他在當軍人時不夠強大,因為他沒有背景,那些背後的力量大都是長久堆積下來的,他沒有那些資源可以利用,所以才輸了。而傭兵的世界裡,不講那些東西,只要夠強夠狠,從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活下來,強者自然就能定下屬於自己的規則。

韓文清握緊拳頭,他想在傭兵的世界裡講求重情重義,這條規則若是被人瞧不起,他所要做的,就是就強到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──守護住他想要的東西。

 

操你娘……你小子跑來做甚……”

救你。

韓文清舉起AK47對外掃射,把半邊染血的團長拉到箱子後。他那一身的傷勢一看就知道無法挽救,韓文清咬牙切齒,只能站起來嘶吼,開槍把滿腔的怒火發洩出去。

……媽的……老子就說談感情沒用……跟了再久也是會背叛……”

他這一次遇襲就是有內鬼出賣,想吞貨也想拿到團長的位置。酒鬼團長知道了,也想要反過來吃掉內鬼,可惜背叛的人比他想的還多。

別說話了。

韓文清眼眶發熱,也許是熱浪蒸發了他體內的水分,讓他眼睛乾澀地睜不太開,但不妨礙他看清楚跟他對射的人是昨天還一起喝酒的團員──那是酒鬼團長跟了很久的團員。

他們怎能這麼輕易地背叛?韓文清不解也茫然,理智上明白這是常見的事,但情感上不能接受。也許他真的不適合走這條路,可是國家已經拋棄他,也沒家可回,這廣大的世界他究竟該何去何從?

老子對你說了那麼多,其實你還是挺適合走這條路的……小子。

團長……”

小子,脫離國家你早自由了……不要被困住,做自己……那啥……咳、咳咳你不是常說什麼一如……”

一如既往。

對。團長笑了,眼睛突然亮了起來,操起手邊的槍,站起來掃射。哈哈哈哈!傭兵就是要肆意地活!喝酒抱美人,享受當下,自我慾望。臭小子你現在可是傭兵啊!你要什麼就要什麼,要不到就搶,命都該自己掌握!你要在這裡闖出正道也可以──別忘了本心!

韓文清想跟著站起來被團長一腳踢開,在火光中團長的身影亮得刺眼,韓文清握緊雙手內心絕望,他明白那是團長最後迴光返照的力量,已經走不了。

──他必須走,這是團長用生命給他的最後一課。

韓文清對著團長敬上最隆重的軍禮,抱著槍離開。

 

那一天的火焰,對韓文清來說是真正的新生。

韓文清終於面對自己,就像他十五歲選擇進入軍隊成為軍人。

改變自己的人生,那是依據他的意願。

而現在他重新選擇,成為一名傭兵,依著他的欲望而活。

 

韓文清在那之後,一年內建立起自己的傭兵團,是他親自選出來,能夠交付信任的團員──有從別的團挖角來的軍師、有被自己的團賣掉的老練傭兵、有個一樣背負信念擅長槍枝炸藥的前軍人。就算被笑、被其他傭兵說是一群怪人,也紋絲不動。

最後他們發現,韓文清的傭兵團已經強大得無法撼動,如同傭兵團的名字──霸圖,帶著狂妄的野心和強大的力量出現在大家面前。

韓文清其實也只是按照酒鬼團長說的,遵從本心沒有錯,就這麼一如既往地走下去。

──他所建立的傭兵團要強大,強大得能走在黑色與白色的邊界上,走得無愧本心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煌 的頭像
小煌

沉浸在迷人嗓音中。

小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