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世界而言,你是一個人;但對於某個人,你是全世界。
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,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.

 

在場次第二天跟沙沙在計程車上串的梗。

說起來T打打根本在這篇又加分啦我到底在幹嘛嗚嗚嗚嗚(哭

反正T打打就是我的理想男人嗚嗚嗚嗚(欸

嬌小的妹控好可愛喔!......是說妹控原本的代號已遺忘,只能用妹控代替惹。(ㄍ

 

 

 

 

等待已久的紅包場,H這一次和妹控連攤,原本是想靠兩人打百人,但妹控求他在帶一人來幫忙,美其名顧攤實質是搶本。

「窩才不想幫你領本!這樣大家不都以為我妹控嘛!」

「誰跟你妹控!誰妹控了!」

「你不是妹控那不然是什麼!」

「我只是一個男人!愛著全天下15歲以下的少女!」

「天啊已經從妹控變蘿莉控了、警察先生──」

T到社團入口看到的就是兩個男人沒營養的對話,他沉默地站到一邊想著該不該過去認人,不過眼尖的H早就看到他,氣呼呼地衝過來把他抓過去評理。

這也是第一次看到H常在說的損友妹控是怎麼樣的人。

老實說他以為編輯的娃娃臉已經很會誤導人了,沒想到這邊又一個更會誤導的,雖然往後梳的西裝頭有點不倫不類。

「……你朋友?」

「對啊,喔、我知道你想說什麼──」H機掰地微笑,被妹控施以頭槌。

「幹哩馬的你敢毀壞我名譽我告死你!」

「哪有毀壞名譽不過是述說事實!」

T決定不說話,免得眼前目測約165公分(鞋子可能有加增高墊)像是國中生的男孩子會衝過來跟著撞他。

「是說、H你這王八蛋是故意的吧!你為什麼找的小精靈──呃、嗯、呃!」

「你是便秘逆、有便就要快大出來啊。」

「趕羚羊哩你才便秘啦痔瘡快治好、好嗎?」

妹控比了中指挑釁,H猙獰著臉,兩人又是要打起來。

T正在想,自己到底是哪裡的氣場不對,為什麼走到哪都遇到需要照顧的小朋友?

……果然還是不出門比較好吧。

「不進場的話我要回去了。」

「不要走~不要走~~殺~很~大~~~」

無言地看著兩個上一秒在吵下一秒合拍的嗲音,T越來越覺得今日不宜出門。

不、是以後都不該答應H的請求。

 

入場後走到攤上開始整理已送到的箱子和放置桌布,T很熟練的裝置,妹控在一邊嘖嘖稱好。

「好吧,雖然帥得沒天理我妒恨,但這小精靈超棒。」

「對啊,我家的馬麻大人──」

有人驕傲地挺胸,卻遭T冷眼以對,他馬上縮小身體、乖乖去一邊幫忙。

「是說你為什麼穿成這樣?」

H搬著書,對著妹控的衣著上下評論一番,妹控哼了一聲,整整他的西裝外套、格子襯衫和五分褲,鄙視地看著H

「你才是,這邊可是神聖的場次,你居然只是穿著長T和牛仔褲進來?而且那顆大蒜頭你好意思帶出來!」

「我只是一介草民,粗布衣剛剛好、大蒜頭錯了嘛!……等等!你該不會穿這麼帥是想拐妹妹吧!」

「哼、閃光必須死,你這現充哪懂我的苦。不穿帥一點來找妹子,怎行!」

「你這不要臉的,我要去通報主辦單位這邊有不法之徒!」

「閉嘴!刁民好大膽,你的頭抬太高了給我砍斷小腿跪下請罪!」

「皇上不是我太高而是您太矮──」

「槓!」

一邊的T覺得兩個人再吵下去根本是會一起被請出去,而且他們的穿著都很微妙,誰槍誰都吃不了香。

畢竟妹控雖然穿得比較正式,但看起來就是穿了大一號衣服的小孩子,而H只是個邋遢男人。

不過T的預感成真了,在開場後兩個人又再吵,被工作人員警告請他們到場外冷靜一下再回來。

為此H還無聊哭哭打給S,對話如下──

『限你三秒鐘說完事情不然就去死。』

「嗚嗚嗚親愛的我被請出場了!」

『去死吧!』

在場外的H打電話給T哭訴自己被請出場求抱抱,結果又被槍回來的H打打實況。

T默默地看著兩攤,攤主都被請出去他是要怎麼顧攤?

『所以、該怎辦啊……感覺工作人員已經記住我們。』

「自己想辦法。」

『多啦T夢──』T認真地想這是否孽緣,怎麼會跟這種人搭上線。

是說H到底有沒有身為年長者的認知?為什麼總是哭著撒嬌。

T無奈地嘆口氣,但還是沒有拒絕他的請求,提出主意叫他跟妹控互換衣服試試看。

「對了,頭髮都放下來。」

『為什麼!』

「要讓工作人員認不出來這方法最快。」

雖然H在電話一邊嘀咕為什麼頭髮放下來就會不被認出來,但T發誓絕對不會被認出來。

 

在一陣忙亂中處理兩攤的事情,T皺眉想那兩個人到底為什麼還沒回來,換個衣服有那麼難嗎?

才這麼想,他就看到換好衣服的H拉著一名……小孩?

說起來佛要金裝人要衣裝,T不只一次聽到S感嘆H這邋遢宅男能好好裝扮肯定能吸引別人目光,但是他始終不會穿衣服,所以只是一名殘念帥哥。

看看H換上妹控的西裝外套,雖然小了一號穿起來有些繃,但是至少比剛剛只穿T恤好看多了,重點是那有些凌亂的髮,為什麼放個劉海就變得人模人樣呢。

同理可推妹控,放下頭髮和一直不悅地鼓著臉頰,就只是個賣萌的正太。

「抱歉、讓你一個人顧攤!」

H抱歉地合十道歉,T無所謂地擺擺手,頗有興趣的看著垂頭一臉不甘願的妹控,最後被盯著看惱羞成怒的妹控跳腳。

「煩欸、不要一直看啦!幹、是沒看過娃娃臉逆!」

「不要惱羞──你把頭髮放下來比較好看啦,那個裝成熟讓我想吐。」

「靠北你不知道剛剛我去領本拿身分證出來,還是被懷疑未成年的痛!」

H奸笑,被妹控氣得跳起來掐著脖子,又是吵吵鬧鬧。

只是不知道是覺得這兩人賞心悅目不少,很多人都竊笑關愛著。

T無力地撫額,他覺得一天的力氣全失。只是顧攤而已為什麼會這麼累?

後來還是T出面制止了,要他們乖乖顧攤,該去領本的就去,不要再增加他的工作量。大概是他的臉色很差,兩個人也自知理虧、安靜下來。

 

接近三點半,人潮已經減少,他們開始隨意地串場聊天,T坐在攤位上有些疲倦地揉揉太陽穴。

「辛苦了,來探班囉。」

S突然帶著乳酪蛋糕出現,H這大狗馬上興奮地撲上去,雖然馬上就被打趴在地。

「我是來找T的,用小指頭想你們肯定都在亂。」

「嗚嗚嗚親愛的你為什麼不相信我──」

「早在你不斷拖稿我就不再相信,你這兩個字根本像路邊的狗屎、讓人唾棄。」

「親愛的你今天砲火超重……傷到我的小心肝……」

「你有心肝的話就不會讓我的心肝哭。」

T在心裡按讚,果然惡人自有俠士處置。他感覺自己今天的累都出了口氣。

 

S:「對了妹控呢?」

H:「嗯?對啊妹控呢?」

妹控:「幹!你們是故意的逆!林北就在你們眼前──」

S:「啊、對不起,視線對不上我有近視你知道的。」

妹控:「ㄍㄋㄇㄇㄉ!」

……或許他錯了,編輯是來這邊舒壓的吧?

T看著氣得七竅生煙的妹控,覺得跟H能當死黨,有個共通點就是注定被玩。

不過……T憋笑,雖然有時有些無力,可是還是喜歡看他們玩鬧。

H:「人矮不是錯,你知道的。」

妹控:「靠北我都沒罵你找人來幫忙卻是找一個我恨……咳、理想中的帥哥來羞辱我!……T打打你別在意我很感謝你今天的幫忙,但是我覺得他一定是故意的!」

H:「怪我囉──」H的賤臉真的是人見人打。

妹控:「馬的你給我站住我今天不打死你我就寫耽美小說!」

S:「……不要吧我覺得我工作量有點大,還有你家的愛哭包看你跳槽真的會哭。」

妹控:「為什麼已經篤定我要跳槽!」

H:「ㄤㄤ歡迎過橋~」

「……噗。」終究忍不住笑了出來,吵鬧中的三人聽到笑聲,一致地回頭看笑出來的T

S:「天啊你們居然逗笑了T,要不要考慮組個相聲出道解救憂鬱的世人?」

H:「一定是妹控嬌小玲瓏,我懂想要玩他的感覺。」

妹控:「趕羚羊啦草枝擺──我氣到血壓高啦啊啊啊啊啊──」

H:「果然是血壓太高,所以抑制了生長吧……就跟你說要多補鈣。」

妹控:「槓!」

「…………噗、呵──」

T已經無法克制笑出來,認識這群逗趣的朋友真是太好了。

下一次答應累人的邀約,聽到他們的對話也值得。

 

總之、今日修羅場已結束,但是瘋癲的組合還是會繼續下去──

敬、請、期、待

 

 

 

妹控:靠北啦誰跟你瘋癲!踏馬的都忘了我要徵女友啦──

H:我覺得你這身高徵男友比較快。

妹控:ㄍㄋㄇㄉ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沉浸在迷人嗓音中。

小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TING;
  • 妹控好可愛喔(爆笑
  • 千萬不要欺負一個小個子(ry

    小煌 於 2013/03/08 16:06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( ´ Д `)喵
  • 妹控好可愛啊~~~~(心)
    想把他抓回家養啦ˊˇˋ
    缺可愛的弟弟
    徵可愛的弟弟
    .
    .
    ((雖然他好像比我大,但年紀不是問題OW<
  • 妹控快逃wwwwwwww
    他雖然嬌小可愛可是很容易炸毛捕捉時請小心注意(XX

    小煌 於 2014/01/20 14:47 回覆

  • 許久未來的抖M路人君
  • 剛剛回頭看了一下 根據前面的內容我猜妹控應該就是那個被編輯B…的那個作者D吧(?
    (這人有病
    是說好久沒來了 從頭再看一次還是讓我笑趴在桌上順帶被室友斜眼當神經病了QAQ
    作者大大加油 浮水給你打氣 呵呵
  • 其實印象中那時候還沒有妹控這個角色(rofl)
    沒想到你還回來再看一次QQ謝謝~~

    小煌 於 2015/11/27 15:2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