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世界而言,你是一個人;但對於某個人,你是全世界。
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,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.

 

來源→

 

 

17.無法拒絕的可愛請求

 

 

 

 

K看到S笑得奸詐,他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他的大弟子又拗了他家作者一頓,可能又是最近上檔的電影,又或是一頓飯。

H這傢伙真不像男人,怎麼每次都會被你海削一頓。」

「哼、因為他這小小每月都要向本王朝貢的。」

K玩味地看著S,看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,不禁惱怒地問K幹嘛一直看他。

「不是每月是每星期吧…喔不、我看可能還是每三天就一次。」

「那又怎樣!」

編輯K打打聳聳肩表示沒什麼,只是覺得這已經不是朝貢,而是寵溺過頭了。

「唉呀──辦公室放閃不道德啦──甜膩膩啊甜膩膩!」

K怪腔怪調的喊著,S氣得拿靠枕毆打K,但臉上卻是潮紅不退。

他其實也知道,H是越來越寵他了。幾乎是什麼要求都不會拒絕,除了稿子。

但真的不管是他要買什麼、要做什麼都順著自己的意思。

寵到無法無天了啊……S把自己埋進手臂裡,突然有些害怕。

總覺得這像是被人設計一般,刻意把自己養得驕縱,然後當所有的一切抽走,他就像是失去了一半的身體和靈魂。

──非常令人害怕。

 

S你回來了你回來了!」

一開門就迎接兩隻一大一小的狗仔,S踢開大的抱起小的,然後把晚餐放到桌上。

「嗚嗚嗚、為什麼你就抱狗崽不抱抱我!」

H可憐兮兮地在S周圍亂轉,就為了讓S摸摸他的頭。

S看看懷裡的狗崽再看看那隻大的,疑惑地想他到底是養戀人還是養寵物。

「…你是人吧?」

「我是編輯打打養的狗。」

「你已經捨棄人的身分了嘛、給我變回人!養一隻狗崽已經夠麻煩了,不准再有第二隻!」

大狗汪嗚汪嗚地哭著,倒在沙發邊上恨恨地瞪著狗崽。

「竟敢跟我搶人……!」

「有點人的尊嚴好嗎,要不然我直接把你折成渣渣拿去灑在焚化爐。」

淡定地把晚餐拆開來吃,S懶得理發神經的…不對是通常運轉的H

「學狗撒什麼嬌啊,人類的方式已經不會了嗎?」

「嗯……」H歪歪頭,突然湊到S的耳邊低語。「那請編輯大大答應小的一個要求。」

突然地湊近、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,S不舒服地搓搓手臂,無視自己上升的體溫。

「幹嘛啦!」

H卻是瞇著眼,瞳孔閃閃發光像是期待著什麼,不說胡話時他那張臉就變得很好看。

被這樣一盯著,S突然想到K今天說的話。

──其實,他才是最無法拒絕H要求的人。

「讓我抱一下吧?子罕。」

「你、你就這麼在意嘛!」S不敢相信地瞪著H,後者無辜地嘟著嘴,裝著可愛。

「因為我們在交往嘛…不是應該先把我擺第一位置嗎?」

說完又露出被拋棄的可憐貌,為什麼這種要求讓他…覺得很可愛。雖然覺得有些無力好笑。

「有病啊你…」

「子罕……」

S縮起肩膀,當H低沉著聲音喊他時,他就無法克制臉上的燥熱。

「煩死了!」

粗魯地把晚餐放回桌上,S張開手臂閉上眼睛。「來啦!」

「呼嗯!」H撲過去抱著,然後直接壓倒在沙發上。

「靠杯啊!」

「那我還有一個最後的請求──」H笑得奸詐,嘴角彎起時,S感覺到背後一陣發涼。「基於我被你削了那麼多,編輯大大用身體補償我可好?」

「補你媽個頭!走開!還沒吃飯──」

「那等你吃飽讓我吃你──」

「去死啦!」

H壓著親時,S的手還抵在H的肚子上,只要他出一拳就可以解決掉這混蛋,可是他手張開又握上,最後是抽了出來捧著H的臉頰回應著他。

兩人滾在沙發上親了又親,H笑了出來,揉著S的頭髮。

「好了吃晚餐吧。」

「……嘖。」

SH拉過去又親了下,才扳開筷子吃起有點冷掉的晚餐。

H窩在S旁邊,愉悅的表情讓S還是忍不住揍了他一下。

「滾開很熱!」

「喔嗚……」

H移開一段距離後,發現S自己靠了過來,H微笑。

 

吃飯期間H又窩了過來,S只是嫌煩的推開一下便隨著H去。看到他露出開心的表情,S哼了聲。

 

 

 

──他只是無法拒絕可愛的戀人罷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沉浸在迷人嗓音中。

小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Hina
  • 又放閃啦這兩隻!!!!!!!
    我看他們家根本不用開燈吧(哭(哭ㄆ
  • 還是要開燈啦、只是省一點電費(XXXXXX

    小煌 於 2012/12/30 16:36 回覆

  • 嵐玥
  • 怎麼一直提早放過年煙火啦!
  • 因為怕跨年太多人會看不到(X

    小煌 於 2012/12/30 16:3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