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而言之又是突然的爆發(?)

然後想說的是,有什麼話要說就要說,不要鬧脾氣不說結果卻錯過了許多。

這是對最近某個閃光的建言,雖然他們好像又和好了(??)

說好的修羅呢!!(痛哭)這字數爆得太過份了(哭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喂!我跟你說喔──」

他總是笑著這樣開頭,而我便靜靜的聽著他說。

「我女朋友她啊──」

而話題永遠都是他那可愛的女朋友,我還是靜靜的聽他說。

「你幹嘛又不理我!難不成──嘿嘿,你在吃醋?」

──神經。我無奈的罵他一聲,鬼才吃你的醋。

「哈哈哈──騙人啦你!」

要不然要怎麼樣你才相信我不是在吃醋?

「只好讓你親我一下證明你沒吃醋嚕?」

哪裡來的道理啊,笨蛋。撥開他湊過來的頭,我把視線轉回課本上,他自討沒趣又不想去別的地方,就硬跟我擠在同張椅子上。

「不准說我笨蛋!你才是笨蛋!」

襯衫傳來了他的熱度,連帶我的體溫也加熱了。

心跳噗通噗通地跳,一下又一下。

──想告訴你,其實我──

「啊!我餓了!陪我去買東西吃!」

「都要上課了……」

「唉呀,遲到一下沒關係啦!」

「那邊那個我聽見了!給我忍著到下課!」

剛好進來的老師聽到他的話,忍著怒意把人吼回去坐好,但他卻是佔了我的位置,無辜的看著所有人。

我瞇起眼,把他踢了下去,不理會他的唉唉叫跟老師高分貝的怒吼。

 

那是我們青澀的高中時代,還不知道什麼是悲傷和痛苦,只知道每天找樂子。

雖然有討厭的考試,可是身邊總是有他,而他身邊有她。

 

「來來來,介紹一下,他是我最好的麻吉!

「然後這是我最愛的老婆──」

「你很討厭欸!」

「老婆──來親一個──」

「別鬧了啦!人家都在看了!」

我默默喝著可樂,不想理那兩個幼稚到了極點的男女,他嘻嘻一笑,突然湊頭過來咬走我手上的薯條。

「你──」

「怎樣?一根薯條你也要跟我計較嗎?」

只是一根薯條我當然不計較,桌上還有一大包,但那是我咬過的。

「咬過又怎樣,兄弟的口水可以吃啦!還是說你有病沒跟我說嗎──」

看著他誇張的驚嚇表情,我知道他真的不在意。

可是我很在意,那個笨蛋懂不懂什麼叫間接接吻,懂不懂這裡有個人其實喜歡他很久了。

「欸欸,問你喔,你覺得送什麼給女孩子當禮物好啊?」

趁著女生去廁所時,他神祕兮兮的湊過來問。

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不想回答這個問題。

「快回答我啦!!」

「我怎麼知道。」

「齁──女生真麻煩,送什麼都怕惹她生氣。」

他沮喪的趴在桌上咬著薯條,我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。

──如果是我,你送什麼我都開心。

「你們在聊什麼?」

「沒有沒有──嘿嘿,老婆啊──」

「幹嘛──」

又是肉麻得快要掉雞皮疙瘩的情話,我悄悄地移開椅子,看著窗外的橘紅色天空。

今天,大概又是一個難以入眠的夜晚。

 

「生日快樂!」

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包裝盒,再三確認不是錯覺後,狐疑地抬頭看他。

「幹嘛?生日快樂啊!」

「……你記得我生日幾號?」

「廢話!當然了──」

我再一次看著禮物,翻出手機看了看上頭的日期,然後嘆了口氣。

「今天不是我生日。」

「欸?913號不是嗎──!」

「是10月,1023號。」

「咦──那我是跟誰搞混了……啊!老婆她生日是923號,難怪……」

他懊惱的嘀咕又抱頭打滾,心裡一痛只能裝作不在意。伸手想要拆禮物時,他迅速的把禮物搶了回去。

「不是給我的嗎?」

「既然你生日還沒到,就算了!」

聳聳肩,我轉回去看書,他卻在我旁邊晃來晃去,惹人煩。

「有事快說,你很煩。」

「你……生氣了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你有,每次你生氣眉頭都皺超緊。」

我看了他一眼,又偏開頭。他哇哇大叫,我卻不想再理他。

──不要給我希望又一腳把我踢向絕望。

「欸,你到底在生什麼氣。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你有啦,不要像女生那樣難搞好不好。」

瞇起眼瞪他,我一把將他扯向牆壓住,他愣了愣完全沒想到我會這麼做。

「我難搞?那你可以不要理我啊!去找你女朋友也好過一直在我身邊打轉!你知不知道你很煩──」

一直以來累積的壓力一次宣洩出來,當我的手揮向他的臉時,已經來不及收回。

莫名其妙挨了一拳,誰也不會好過,所以當他回擊時,我也放開了。

反正已經修復不了關係,那乾脆大鬧特鬧,補償一直以來我的心痛。

然後,放開對他的愛戀。

「嘶──混蛋!幹!」

抹了抹嘴角的血,我聽不見他倒在地上痛苦的大吼,腳步蹣跚的走向教室。他的女友正在裡頭等著,看到我精彩的臉嚇了一跳,問我怎麼了,我也只是淡淡的告訴他在哪。

看著女生跑走的背影,我苦笑了笑。這下,就都結束了吧。

 

最後的那一年,我們鬧僵,直到畢業。

中間有不少人來說服我們和好,畢竟在他們眼裡,我們曾經多麼要好。

但他鬧上了脾氣,而我也不肯,畢業典禮那天我們也沒說上一句話,學校考上了不同地方,也就漸行漸遠。

十年以後,當我淡忘這段感情,在同學會上看見他時,心裡也沒有太大的起伏。

但他卻皺著一張臉靠了過來,然後往我的手裡塞了一樣東西。

「先說,我還沒原諒你。只是那個時候我忘了把這個送給你了。」

張開手,是他當初要送我的生日禮物。

「生日快樂,雖然還沒到。不過今年生日我再送一個就是。」

「這麼快就不生氣了?」

「哼,我大人有大量。況且……」

他低下頭,耳根子紅了起來,但他似乎沒有發覺。

「我後來……想想,我好像對你──」

「你們兩個終於和好了嗎!班長我真是痛哭流涕、感動萬分啊!」

今天的主辦人突然插了進來,他狠狠地瞪了主辦人一眼,跳起來掐著人家的脖子搖。

「打斷個什麼打斷個什麼!!!」

「唔喔喔──什麼啊?」

鬧了好一番,他又坐回了我旁邊,就像以前一樣。

「所以剛剛,你想說什麼?」

他看我一眼,鼓著臉頰。

「你那個時候在吃醋對吧?」

「神經,鬼才吃你的醋。」

「騙人。」

「要不然要怎麼樣你才相信我不是在吃醋?」

咦,好像似曾相似。

「只好……讓你親我一下證明你沒吃醋。」

看著他整個紅透的臉,我突然懂了。抬起他的下巴,在所有同學面前吻他。

「所以、這是?」他結結巴巴的問我,嘴巴呼出的熱氣燙得我瞇起眼。

看著他,我再吻了一口。

──不是吃醋,而是我喜歡你。

 

和他一起離開餐廳時,我們之間沉默著,但是手卻緊緊握住。

「所以,哪時候知道的。」

他深呼口氣,似乎壓抑著什麼。

「我也不知道啊,畢業後只要想到你心就很痛,想找你卻發現我們什麼都斷了。你這傢伙也真絕情,居然什麼都沒留下。然後有一天看著沒送給你的禮物,眼淚掉了,就都想通了。」

我看著他眼眶紅了,心疼的抱緊他。

「下次、不對!以後,給我把話說出來!不說出來我怎麼懂!」

「嗯。」

「嗯屁啦!你知不知道我找你多辛苦!」

「對不起。」

「吵死了啦!」

 

 

在後面看著他們兩離開的前女友,嘆了口氣。

「兩個幼稚的小朋友,吵架的理由莫名其妙,現在又莫名其妙的和好。」

「哈哈哈──不要太在意嘛。」

「我當年可是受害者啊!明明兩個互相喜歡還不知道!那傢伙可是把我的生日跟他的生日搞錯又給錯禮物。」

「是喔,他原本要送你什麼?」

「對鍊啊,結果我打開是皮質手環,一看就是那傢伙喜歡的。那個笨蛋。」

「好啦不要在意了,反正事情都過了,那兩個也好上了。要續攤嗎?」

「我去,我要去找一個新男人!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煌 的頭像
小煌

沉浸在迷人嗓音中。

小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