恭賀痞克百文達成!還有萬人人氣!

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阿(掩面)挖了這麼多坑真的是大家的助力(推坑)

而我也被推坑的心甘情願(M)接下來還請大家繼續支持下一個百文!(飛吻)

 

 

 

【ニコニコ歌手】

 

「欸?蛇足さん我收到一個奇怪的信呢。」興奮興奮,搖尾巴(?)

「什麼?」淡然。

「好像是要我們向支持我們的人道謝。」

…………

「蛇足さん,不要再跟モカ玩了啦!來,對著鏡頭跟大家說吧!」

 

「感、感謝。」繃著臉。

「謝謝大家一直支持著喔~」

…………

「蛇足さん……?欸?蛇足さん不要跑掉阿!」

「受不了那個腦殘作者……」

「欸~怎麼會~蛇足さん~」

 

 

「まるたん,我收到一封信欸。」

「嗯?」微笑。

「好像是要向大家感謝一直以來的支持。」

「這樣阿。」

兩人面對鏡頭正坐鞠躬。

「「謝謝大家。」」

 

「不過為什麼要這麼做?」

「じゃっくさん沒看完整封信嗎?」苦笑。

「瞄到就感覺很好玩嘛……信最後還有欸。」

湊過去看,男人的臉紅了。

「喔喔喔!」啾。

「じゃっく、じゃっくさん!」按著燒紅的臉頰,小王子得意的笑了笑。

 

【特殊傳說】

 

「學長,有奇怪的信寄來,上面好像要我們做什麼。」

少年皺眉不解,銀白馬尾的黑袍轉過來瞪他。

「又是扇那傢伙搞的奇怪活動嗎?」

「不是欸……署名的人好像是叫小……」

突然重柳族青年從半空摔了出來壓倒念信的少年。

「…………」面色鐵青。

「痛痛痛……欸?」

「…………」想砍人。

「怎麼會突然出現……阿,好像要我跟學長還有重柳族一起。」

「要幹嘛?」伸手搶了過去,然後一把火燒了。

「欸欸欸!學長!」

「不用理他,照著那個笨蛋做的話你也會變笨……不算了,本來就是笨的了。」

「學長……」苦瓜臉,重柳族的拍拍衣服消失。

嘆氣嘆氣……「總之,謝謝大家喔。嗯……是對著這裡講吧?」

「白癡!」腦後揮拳。

「好痛阿學長!」哭,暗嘆學長還是很兇暴。

「褚……」瞇眼散發黑氣。

「哇哇!我知道錯了嘛!」

 

【少年同盟】

 

「悠太悠太~」

雙胞胎中的弟弟跑過去靠著哥哥的肩,手上拿著的紙硬是塞到他的眼前。

「……祐希這樣我看不到。」

「喔喔,好像很有趣欸這個。」

「要照做嗎?」

「可是沒獎勵。」

扁嘴,擺明了不想配合,哥哥嘆氣。

「好歹人家很辛苦,配合下吧。」

「不~我才不~給我三年份Jump我就配合。」

「這是壓榨……」

「悠太要做嗎?」嘟嘴裝可憐撒嬌。

「是是是~」敷衍,把人轉到正面。

「謝謝大家,雖然作者很白癡又腦殘。」

「是阿,辛苦大家看到這裡。」

 

「這樣可以了吧?」

「應該可以了。」

「那陪我出去買漫畫。」

「又買阿……好好好,不要拉我。」

 

【盜墓筆記】

 

吳家小三爺瞪著寄來的信,這寄信人讓他一點都不想把信給打開。

「老闆你瞪著信幹嘛?」

「王盟你很閒嗎?前廳都打掃好了?」兇神惡煞。

苦命小店員哭著跑走。

「唉……要開嗎?」

「………嗯。」

「哇阿阿阿──!小哥你不要無聲無息的冒出來啊!!」

「開吧。」

天真驚訝,難得悶瓶子對封信上心,也許沒他想得糟。

但他錯了,他大錯特錯了!他千錯萬錯就是聽信了小哥的話!

「狗日的這什麼!!」氣得把信撕成一片片。

「吳邪。」

「什……什麼!小哥你冷靜阿阿阿──!」

王盟聽到老闆一陣殺豬似的嚎叫,等到聲音沒了後才溜進來。

信又完整的出現,王盟小朋友照念。

「嗯……謝謝大家支持這不成熟的盜墓,這話是在說啥阿……算了反正不關我的事。」

至於小三爺去哪了,就問那悶油瓶張起靈吧。


Harry Potter

 

「雷木思~」衝進房間。

「怎麼了獸足?」微笑闔上書。

「剛貓頭鷹寄信來,似乎是有事要我們幫忙。」

「這樣阿,那要幫什麼?」

「要我們說些感謝詞什麼的……不過我可沒忘被關進浴室的恥辱哼哼……」

「天狼星……」苦笑,搖搖頭表示無奈。

「就幫忙吧,而且事情都過了。」

「不!嘿嘿嘿!」

魔杖一揮,窗外煙花飛射,棕髮男人探頭出去看,嘆了口氣揮了魔杖改掉上面的字。

Thank you for everyone. I love you so much.

「幹嘛便宜那傢伙!」

「中國諺語,得饒人處且饒人。」

「雷米我聽不懂……」

「算了算了,陪我去活米村吧,我想買些巧克力。」

「好啊!」

 

【今夜有鬼】

 

「堅哥堅哥堅哥!」大眼睛的男人興奮的衝進來。

「吵死了何同學!」

大吵大鬧吵到書房裡的男人,他丟了一本古籍制止那人。

「我跟你說!我們要上節目啊!」

「啊?」

「上節目阿哈哈哈!」

揮著手上的紙,穿西裝的男人皺眉,把它搶了過來看完後一把火燒了。

「欸!幹嘛!」

「白癡!來路不明的東西你也信!」

「可是……」扁扁嘴,大眼睛露出無辜神色。

「我才不會妥協!這何況是幫那個比你還腦殘的人說啥感謝,我才不幹!」

「欸欸欸!你剛說誰腦殘啊!」

「我說他又不是說你!」

「可是我也不腦殘啊!」

「你哪裡不腦殘了?撞鬼比呼吸簡單的何同學!」

「你你你──!士可殺不可辱!」

「呦~會用成語來反駁了?好吧大概比腦殘好一點。」

「殷、堅!!」

 

旁邊的祖孫殷衛和殷遇無視那兩個吵起來越來越幼稚的兒子(父親),和殷堅極像的男人轉頭輕笑,夜晚的殷遇面無表情的喝茶。

「不好意思讓大家看到這樣,不過他們還是很開心的。」

「是阿……越吵越開心,真不知道幾歲了。」

「嘛,總之請大家繼續守護他們吧。」

「老頭!大眼怪!再吵家醜就外揚了!」

「誰知道我劈誰!」

「欸欸欸!積點陰德啊!」

 

 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煌 的頭像
小煌

沉浸在迷人嗓音中。

小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